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产经新闻 > 正文

 

国务院定调!财政要更加积极,货币要松紧适度


2018-7-26     来源:经济日报

 

    7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定调了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会议要求保持宏观政策稳定,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财政金融政策要协同发力,更有效服务实体经济,更有力服务宏观大局。

    会议听取了财政金融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汇报,要求保持宏观政策稳定,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应对好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财政金融政策要协同发力,更有效服务实体经济,更有力服务宏观大局。

    一是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聚焦减税降费,在确保全年减轻市场主体税费负担1.1万亿元以上的基础上,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大至所有企业,初步测算全年可减税650亿元。对已确定的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增值税留抵退税返还的1130亿元在9月底前要基本完成。加强相关方面衔接,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在推动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早见成效。

    二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适度的社会融资规模和流动性合理充裕,疏通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落实好已出台的各项措施。通过实施台账管理等,建立责任制,把支小再贷款、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免征增值税等政策抓紧落实到位。引导金融机构将降准资金用于支持小微企业、市场化债转股等。鼓励商业银行发行小微企业金融债券,豁免发行人连续盈利要求。

    三是加快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出资到位,努力实现每年新增支持15万家(次)小微企业和1400亿元贷款目标。对拓展小微企业融资担保规模、降低费用取得明显成效的地方给予奖补。

    四是坚决出清“僵尸企业”,减少无效资金占用。继续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机构及活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会议认为,激发社会活力,推动有效投资稳定增长,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短板、巩固经济稳中向好势头、促进就业的重要举措。

    一要深化投资领域“放管服”改革,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在交通、油气、电信等领域推介一批以民间投资为主、投资回报机制明确、商业潜力大的项目。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完善外商再投资鼓励政策,加快已签约外资项目落地。

    二要有效保障在建项目资金需求。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

    三要对接发展和民生需要,推进建设和储备一批重大项目。加强基础研究和关键领域核心技术攻关。会议通过了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要求安全环保优先,并支持民营和外资企业独资或控股投资,促进产业升级。

    下半年市场或迎来各项减税措施利好

    在专家看来,减税的确是积极财政政策更积极的方式之一。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在之前的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发布会上已经表态:

    财政部国库司主要负责人、政府采购管理办公室主任娄洪表示,年初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减税降费政策更多在下半年体现。

    财政部税政司副巡视员袁海尧近日在财政部上半年数据发布会上称,下半年,财政部将落实好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相关工作部署,强化“放水养鱼”意识,进一步研究出台其他政策措施,优化营商环境,减轻企业负担。

  下半年市场或迎来各项减税措施利好:

  “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长加快,为减税提供更大空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表示,增值税税率可再进一步下调,加快税率三档变两档进程。个人所得税同样可进一步下调税率。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确立后,综合所得适用的最高边际税率45%应大幅度下调,相应下调其他各档税率。另外,一些低效率财政补贴或奖励应削减。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当前扩内需显现出结构性特征,重点在于扩大制造业投资、提振消费,以及减轻企业负担和增加居民收入。在此背景下,有针对性地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举措和结构性减税措施有望相继出台。

  “今年财政在减税方面动作较多,降低消费税、提高个税起征点和增加房产税、企业结构性减税值得期待。”中金固定收益研究院分析员陈健恒表示,企业结构性减税还能帮助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对比美国上市公司研发支出,中国企业研发支出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为促进企业研发开支,4月发布的减税措施有很多涉及研发扣减。

  除了减税以外,还需要合理的政策制度安排和提高财政支出资金利用效率。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积极财政政策除坚定有效地施行减税降费措施外,为使地方收支平衡,还要提高财政支出资金利用效率,通过盘活存量实现财政政策结构性发力。

  他认为,平衡地方收支需合理的财政制度安排。具体而言,需通过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明确中央和地方责任,既要保障中央财税收入,又要积极引导地方经济发展,实现广义财政收支结构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