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产经新闻 > 正文

 

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中美谋求经贸关系升级


2010-5-26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万众瞩目的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于24日在北京开幕,双方高层直面经贸焦点问题———出口限制和汇率,足见其对中美经贸进一步发展影响之大。

  当前美国正极力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推销美国货,以恢复其国内经济和就业;中国又处在调整经济增长方式的时点,需要并且也鼓励扩大消费;如果此次对话能有效对接双方的供求,将是中美经贸的巨大双赢。

  态度 中方再次明确将稳步改革汇率

  在短短两天的对话时间里,效率是必须的,客套和礼让反而显得不合时宜,高层间开门见山地提出诉求并坦诚交流成为主流。尽管汇率并非会议的核心议题,但作为中美话题的敏感地带,中国高层在第一时间就汇率问题再次明确表态。

  国家主席胡锦涛24日在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发表了题为《努力推动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的致辞。他在讲话中即表示,中国将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在胡锦涛发表讲话后表示,对中国领导人承认汇率改革是更广泛的经济改革议程中的重要一部分表示欢迎。

  如会前各方预期,汇率问题在此次对话中被最大程度地淡化,而“静悄悄”的讨论成为中美双方在面对这一问题时一致的做法。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陈炳才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中美两国对于汇率问题的表态都十分明确,此次对话实际上有更为重要的内容要讨论,双方不会过于纠缠在这一问题上,欧债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双方如何建立更加互利共赢的贸易投资关系,才是双方要讨论的重点。“这种淡化也可视为美国在汇率问题上策略的一种改变。”陈炳才说。

  不过,媒体记者们对于汇率问题仍然表现了惯有的热情关注,抓住对话期间新闻吹风会上每一个提问的机会,试图再多得到些下一步人民币汇率走向的线索“我们不知道有一个所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 F)关于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报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24日在新闻吹风会上面对记者的提问明确表示。18日,美国联邦参议员舒默和葛兰姆牵头的一个小组致信美财政部长盖特纳,称中国拒不公布去年与IM F磋商后撰写的一份报告,而该报告包含可能证实中国有意操纵汇率以获得不公平贸易优势的确凿证据。

  路透社消息称,对话第一天,两国对欧洲债务危机发出不同的声音。美国认为欧债危机对全球增长影响甚微,但中国则更为悲观,称欧债危机将影响出口需求,其他地区也会受到拖累。美国CN N表示,今年年初,中国已经在小步走向外部平衡,3月份甚至出现了罕见的贸易逆差,此外,欧元下滑已使中国产品价格在欧元区提高了14%,面对这种情况,美方希望中国扩大进口、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希望很可能落空。

  “从贸易平衡或者从经常项目下的国际收支平衡角度讲,中国的顺差去年下降了34%。今年1到4月又下降了78.6%,我们已经处在一个非常小的顺差范围,我们将继续实行稳定出口和促进进口的政策,这会有利于今年我们在这方面更大的平衡。”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新闻吹风会上也表示。

  胡锦涛表示,中国将继续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按照通行的国际经贸规则扩大市场准入,支持完善国际贸易和金融体制、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中国将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着力扩大国内需求、增加居民消费,积极推动对外贸易健康平衡发展,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

  欢迎 中方乐见美方提出放宽出口限制

  贸易和投资问题也不出意料地成为双方的焦点。在开幕式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表示,中方乐见美方提出的放宽出口限制、欢迎外国企业赴美投资等动议,希望在这次对话中详细了解美方关于逐步消除对华高技术出口障碍、平等对待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的时间表和路线图。除了催促美方承认我市场经济地位外,王岐山还明确表达了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的态度。他说,“应对危机挑战,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是中美共识。希望双方就遏制各种变相的保护主义行为提出具体对策。”

  来华访问的美国商务部部长骆家辉前一日也明确表达了美方的态度,美方正在对出口管制制度进行全面评估,将积极推动相关改革,减少不必要的限制。美愿积极加强与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促其产生更大的长远效益。

    此前奥巴马签署行政令成立一个旨在扩大美国对外出口的“出口促进内阁”,目标是计划在未来5年内将美国出口额翻一番,以及通过增加出口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因此,扩大对华出口是中美关系当中的一件大事。

  “中国对此表示欢迎。我希望这种表态不是光打雷不下雨,也希望不是下小雨。不是取消几个项目、而是整体上取消歧视性的对中国单一的出口管制。如果美国政府真正能够这样做,中美双方的企业将得益不少。”陈德铭说。他表示,中国企业需要的很多技术,并不是仅可以从美国得到,也可以从其他国家得到。美方若能逐步消除对华高技术出口障碍,美国企业也能在金融危机高失业率的当下,有一个公平进入中国大市场的机会。

  陈德铭同时表示,希望美国能够增强其投资政策透明度。他说,“在改善双边投资环境的问题上,在对话中,中国对美国现存的像外资安全法等一些法律的透明度问题和可预见性问题都提出了一些看法。在美国的外资安全法中,关于外国政府控制的交易的定义十分含糊,这使得任何类型的中国企业和个人到美国去投资,都有可能被认定为存在着和政府控制因素相关的问题,从而受到投资安全的审查。所以,为了更多的中国企业能够到美国去投资,我们希望美国能够增强它的政策透明度和可预见性。”

  正如中国财政部长谢旭人在23日出版的《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文章所指出的,中美在贸易和投资关系上利益相互依存,一方面,美国对华直接投资企业的出口相当一部分转化成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另一方面,中国的贸易顺差相当一部分又转化为中国对美国国债和其他美元资产的投资,成为支持美国经济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中美贸易与投资关系交叉互补,整体上体现了两国经济关系的互利性。

  看空 外媒质疑对话实质性成果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支由200人组成的美国“华丽”代表团在为期两天的对话中能否取得实质型的成果还需画个问号。今年的对话与往年不同。随着奥巴马政府上台,从“战略经济对话”到“战略与经济对话”,一个“与”字之差,却让对话内容由过去的经济领域扩大至几乎覆盖了双边关系的全部。美国和中国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国,这样一来,可以说世界上大部分重要话题都要被囊括其中,议题的扩大也为对话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带来困难。

  但《华尔街日报》同时表示,即使没有成果,让世界最强大的两国官员一年一聚也是有意义的,为双方在避免直接冲突的情况下提出尖锐话题提供了机会。

  备受关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仍然不可避免地成为焦点,但双方就这一议题取得实质进展的可能性不大。据《金融时报》评论,两国政府虽不希望关于人民币币值的例行辩论占据整个议程,但这个几周前看似已解决的汇率问题却由于欧元的持续走软而出现转变。

  评论强调,尽管欧元大跌使人民币升值从经济角度来说没有此前紧迫,但并没有改变盯住汇率的政治利害和调整中国经济根本结构的必要性。一方面,人民币升值的政治理由依然充分,即避免在G 20会议和美国11月中期选举竞选期间成为众矢之的。此外,修正中国经济结构的必要性也同样充分。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为西方消费者的过度消费和大手大脚的住房建设提供融资,要扭转这种不正常的局面,只有改变中国银行体系为增加出口产能放贷、抑制消费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