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产经新闻 > 正文

 

珠三角九成企业缺工 招工薪酬普涨10%以上


2010-2-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春节过后珠三角再现用工荒。记者近日走访几家人才市场发现,今年有所不同的是,一些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类企业为了紧急应对节后用工缺口,主动上调了10%- 15%的招工薪酬,有的企业为了解决招工难问题甚至打出了普工月薪2000元的噱头。

  企业用既往同等水平的工资招不到人,外来工纷纷开始要求加薪,这倒逼着珠三角的产业转型升级。这是否意味着珠三角就此结束了“廉价劳动力的时代”,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现在还无法作出判断,但由招工难导致的企业加薪和转型升级是必然趋势。

  招工薪酬普涨10%以上

  缺工在珠三角各市普遍存在,有业界人士估算,整个珠三角的劳工缺口料达二三百万,90%企业在年后有招工需求。

  根据深圳市《2009年第四季度劳动力市场供求状况分析》,去年第四季度该市劳动力需求人数达194.4万,求职人数为112.5万,用工缺口达到81.9万。深圳鹏程人力资源市场在节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第四季度,该市场提供的平均176个职位,对应的是100个求职者。

  深圳宝安区就业指导中心主任陈锦波表示,根据宝安区劳动部门去年年底对全区267家千人以上企业共计92万员工的综合调查。为了应对招工缺口,多家企业的招工门槛已经一再放低,即便如此,电子、电器等行业受调查的企业缺工率仍高达40%以上。95%的受调查的企业都有不断增加的节后用工计划,招工需求达到16万人。

  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主任张宝颖表示,2010年广州春节后用工缺口约15万人,与往年基本持平。广州用工缺口主要集中在加工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传统服务业。

  招工难,使得企业逐步提高员工的薪酬与福利。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深圳三和人力资源市场董事长戴景华对本报表示,从春节前后进场招聘企业给出的薪酬看,目前深圳普工月薪已经从此前的1500-1600元左右上涨到1700-1800元左右,10%至15%的涨幅在各行业都存在。

  “普工是最缺的,在金融危机下,企业一般选择裁减非核心工人,保留熟练工人和中层干部,人才市场上,普工的工资涨了10%-20%左右”。厚街人才大市场的黄经理也作出这样的分析。东莞技嘉电子有限公司工厂负责人介绍,按照现在的订单情况,工人一个月包吃包住收入能够达到2000元左右。“我们完全按照劳动法规定。春节加班的工人也很满意。”而去年这个时候,工资普遍千元左右。

  接订单VS加薪

  去年的金融危机让珠三角诸多加工厂外部订单锐减,只能接受倒闭或搬迁的命运。而在国际市场消化掉库存之后,外部订单再次增长的时候,珠三角普遍出现的招工困难尴尬,使得部分企业推掉部分订单,仅仅接受附加值高的部分;一些小型加工企业主也因人力成本上涨面临关门停产。

  “去年下半年开始,订单增长明显加快,由于没有意料到出口复苏之快,招工没有提前部署,现在用工紧张,我们只有舍弃一些相对低端的订单。”东莞最大的女鞋制造出口企业华坚集团总裁助理王建学告诉本报说。他表示,订单增加引发的招工难在东莞鞋业普遍存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东莞也有一些规模中等的制鞋厂,为了维持欧美订单,选择了给工人加工资亏本接订单。但是对于处于产业链底层的小型加工生产类企业而言,在外部订单需求上涨的时候,他们需要谨慎地在订单价格与外来工工资之间做利润率的权衡,一旦现有的外来工工资整体上扬,企业丧失劳动成本优势之后可能面临利润率锐减,甚至只能选择关闭。

  “连着几个月招不到工,连找上门的订单都不敢接,否则利润还不够赔付毁约金。”另一家加工企业负责人刘先生告诉记者,他在节后当地举办的“春风行动”招聘活动中并没有收获,与其他企业相比,自己工厂微薄的利润开不出足够吸引员工的条件。他已经决定终止这个恶性循环,年后这几天就准备把企业给停了,转做其他投资。

  招工难倒逼产业转型升级

  招工难,工资上涨,已经倒逼一些高消耗、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进行产业转移和升级。

  “劳动就业和工资水平的关系非常密切,如今,在广东经济增幅比较快的情况下,旧有的工资水平已经吸纳不到足够的劳动力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研究员党国英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他认为,要从长远机制上解决珠三角用工荒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必须提高外来工的工资水平。“有人担心,工资高了,企业成本提高被逼走了。我认为走的企业只是那些靠给员工支付低工资而盈利的企业,这些企业在特殊历史发展时期是有作用的,但是现在它们搬迁了对广东其实是件好事,只有这样才能把更好的企业吸引过来。”党国英说。

  值得深究的是,节后企业招工薪酬的普遍上涨,是否意味着珠三角就此结束了“廉价劳动力的时代”?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接受采访时认为目前还无法作出这样的判断。“当前的用工紧张和工资上涨是季节性的,并非由世界经济形势普遍复苏带来的,从人口政策和出生率等分析,劳动力供给依然大于需求,只不过部分工人从珠三角转移到内地二、三线城市。”林江说。

  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深圳三和人力资源市场董事长戴景华对本报表示,当前的用工短缺,薪酬上涨很可能是短暂现象,随着更多劳务工节后来珠三角,用工紧张会慢慢缓解。

  “用工紧张了,企业开出的薪酬和福利条件会更加好,劳务工可以从中得益。短时间的用工紧张,也会让那些相对稳定的、自主创新的高端企业体现出更强的竞争力,促使劳动力密集型的加工企业进行产业结构升级。”戴景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