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产经新闻 > 正文

 

扩大内需战略:折射广东探索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之路


2010-1-15    来源:南方日报

  
    作为广东经济工作在新年的一个重要亮相,《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经过省委十届六次全会反复讨论后正式出台。

  “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是省委、省政府经过深入研究、反复论证作出的重大举措,是关系广东省当前和长远发展的战略抉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如此表示。

  南北专家均认为,广东以一省之战略的姿态,集众家之智慧的优势,率先出台扩大内需的决定,并且同时抛出了一系列具体实施的举措,“非常有预谋”。

  新名词背后的新战略

  投放“广东制造”广告、“智慧广东”计划、区域绿道网、农村居民专项消费卡、广东“商务代表”、“设计下乡”、“广东商贸城”、住房货币补贴动态调整机制……

  一连串的新名词,一连串的新举措,密集出现在同一份文件中,勾勒出广东扩大内需战略的落子之处。

  有关专家指出,这一系列举措,不仅仅是新名词、新概念,背后其实显露出广东率先转变发展模式的前瞻眼光。

  “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内需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推动作用还没有充分体现。”刚刚闭幕的省委全会这一声音,更加证明广东的扩大内需战略,目的直指推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战略决策的操作性强

  一些学者和业界认为,《决定》的出台使广东探索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的路径越来越清晰。

  可操作性强被专家认为是该《决定》的重要特点之一,“《决定》提出了很多具体的目标和措施,使大家看了便知道怎么干。”比如发展哪些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广东制造”打广告、发挥商会作用、搞主题功能区规划。

  记者注意到,整个《决定》共分10个部分37条,除了第一、二、十总章以外,其余七个部分涵盖了对投资结构、产业升级、推进城镇化、开拓消费领域、推动“广货全国行”、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等经济工作的各大重点。

  这些章节中,每条每句话几乎都是一条具体的执行要求。

  扩大内需≠放弃外需

  为何说扩大内需是当前和长远相结合的战略部署?

  国际金融海啸席卷而来,高度外向依存的广东经济,随风起浪。倒逼机制下,外经贸大省广东危中求机,决心努力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有效弥补外需不足。

  广东转型是否从此开始180度大逆转从外走向内?此次出台的《决定》明确“反驳”了这一观点。

  在省委党校副校长陈鸿宇看来,外需与内需并不是完全对立的,相反两者紧密结合,并且能够起到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作用。

  事实上,更有人提出,扩大内需的同时也为“广东制造”、“广东服务”、“广东创造”下一步更好地开拓外需、“走出去”,提供一个练兵场。

  这种转变发展模式的探索之路,发生在广东,利在全国。“在扩内需的战略背景下,粤企闯荡国内市场,需要创造自主品牌,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和网络。这些也都是企业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有效手段。”

  由此,内需与外需之间,一幅相辅相成、“曲线救国”的美妙画卷在广东逐渐展开。

  聚焦“四大金刚”

  刚刚闭幕的省委十届六次全会指出,今年尤以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加大宜居城乡建设力度、巩固扩大广货内销市场以及发展文化产业四项工作为重点,可谓“四大金刚”。那么《决定》是如何阐述这“四大金刚”的?

  推进城市化进程

  找到并培育足以影响和带动全局的新增长点

  《决定》把城市化进程的推进放到了首要位置。一般来讲,扩大内需的关键是找到并培育足以影响和带动全局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能够大量吸引投资;二是能够有效带动消费;三是能够充分扩大就业。推进城镇化恰恰能满足这些基本条件。

  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城市的发展、规模的扩大,可直接拉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仅交通和公共事业这两类传统意义上的基础设施投资就非常庞大。数据显示,2004年至200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64万亿元,其中85%是城市投资,总额超过54万亿元,而同期城镇人口增加约为1亿人。也就是说,每增加一个城市人口需要50万元投资额。

  同样,农村人口向城镇的聚集,可以大大促进消费。据测算,目前我国1个城镇居民的消费水平大体相当于3个农民的消费。研究表明,城镇化率提高1个百分点,就会有100万—120万人口从农村进入城市,从而逐步向城镇居民的消费方式转变,拉动最终消费增长约1.6个百分点。广东的情况同样如此。省委政研室和省住建厅联合调研组所作的报告指出,广东省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约为1:3.6,城镇化水平提高1个百分点,将有45万农民转为市民,他们的消费支出若达到目前城镇居民消费水平,增加的消费需求是相当可观的。

  城市化还可以促进就业岗位的增加,带动产业发展。一方面,城镇化带来大规模建设和维护,需要大量劳动力;另一方面,随着城镇化的推进,产业结构逐步调整升级,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增大,房地产、商业及公共事业等生产生活服务业蓬勃发展,为就业开辟了广阔空间。南方日报记者卢轶

  宜居城乡建设

  “三旧”改造和“绿道”建设将成为热门词汇

  记者注意到,在《决定》中,专辟了一个部分阐述推进城镇化,拓展内需增长空间的途径和办法。其中,“三旧”改造和“绿道”建设必将成为热门词汇,也是宜居城乡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三旧”(旧城镇、旧厂房和旧村庄)改造为例,按照省长黄华华在日前省委全会上的表述,目前广东省“三旧”用地初步统计有175万亩,预计至少可以拉动投资28200亿元。“三旧”改造可以带动冶金、建筑、建材、能源、机械、轻工等十多个产业、40多个相关产业的发展,“三旧”用地改造完成后,每年至少可以实现产值3800亿元。因此,《决定》强调,以省部合作共建节约集约用地试点示范省为契机,推进“三旧”改造,建设宜居宜业城乡。坚持“退城进园”、 “退二进三”、“优二进三”,加快旧厂房改造。按照居住条件完善、公共服务配套、人居环境优美的要求,把城中村改造为城市宜居社区。

  《决定》要求,到2010年,全省将启动100条城中村改造和21个旧城镇改造示范点;到2012年,完成200条城中村和21个旧城镇改造。有关专家表示,目前在“三旧”改造方面,广东独有3年的先行先试权。目前,《关于推进“三旧”改造促进节约集约用地的若干意见》已出台实施。以城中村改造为突破口, 广东在“三旧”改造方面的不断推进,不仅可以有效破解城镇化进程中土地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的问题,而且可以有效地拓展内需空间。南方日报记者卢轶

  “广货全国行”

  从“游击战”转入“阵地战”,开拓市场谋双赢

  广东要在国内投放“广东制造”广告。《决定》中明确提出,为了深度开拓广货市场,欲制作、投放“广东制造”广告,提高广货知名度。实施“广货全国行”计划,继续举办内销展会,提高广货市场占有率。

  投放“广东制造”广告,其实只是“广货全国行”创新展销方式的其中一种。

  《决定》中透露,下一步除了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组织、支持企业参加各类展会之外,还要鼓励企业投资开辟省外制造基地和自助贸易渠道,推动商品外销、产业转移、服务延伸。特别是选聘一批广东“商务代表”的做法,令人眼前一亮。“商务代表”的主要职责,是协助企业开展信息咨询、市场调研和政企沟通等服务。

  《决定》还提出,要运用财政扶持等手段,支持广东省优势企业在省内外建立名特优新产品连锁销售网络,推动大型制造企业通过并购建立国内销售网络。支持企业在省外组建“广东名牌产品贸易(展示)中心”,在广货销售集中地组建“广东商贸城”和“广货批发街”。行业人士分析,此举意味着粤企欲从以前零星参加各类展销会的“游击战”模式,转为“阵地战”战术,通过在当地“扎根”,更好地深入开拓市场。

  广东拥有数量庞大而制造水平领先的外贸企业, 这一群体加拓内销市场的潜力不容忽视。《决定》提出,要加强对加工贸易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的跟踪管理的服务,研究制定鼓励和引导外资企业、加工贸易企业创建内销品牌的政策措施,引导企业通过一般贸易生产和自主经营,扩大产品内销比重。

  省委党校副校长陈鸿宇认为,“广货北上”有着更多更广泛的含义,粤货和粤企在北上的过程中,将带动内地市场的配套生产和服务,拉动当地就业。由此所带来的“区域间的合作”才是更重要的意义所在,这实际上是一个双赢的过程。南方日报记者吴哲

  发展文化产业

  培育文化创意产业基地要有耐心

  随着经济发展,文化消费也成了整个广东人生活之中最重要的需求之一。今年年初,一部《阿凡达》的上映,已经在整个中国形成一种现象,仅在广州一地,一周之内票房数字已超过了5000万元。虽然这部电影并非国产,但也足以说明广东人在文化消费方面拥有无限的潜力。相对应,记者在《决定》中看到明确表述:要 “促进文化消费,重点发展演艺娱乐、影视、音像、动漫、网络文化,培育若干个文化创意产业基地或集群。”

  此次《决定》的一大特色在于,在文化产业重点发展的几大类产业当中,首次出现了关于“演艺娱乐”这一行业的论述。根据广东省社科院院长梁桂全的理解,演艺娱乐被列入文化消费重点发展的行业,与广东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尤其是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密不可分的。

  近年来,随着深圳音乐厅、东莞玉兰大剧院等一批高档文化设施的建成开放,广州歌剧院等一系列高端文化设施也正在兴建。“政府在发现趋势之后,因势利导发展演艺娱乐事业,并且多出精品,对于拉动整个广东的文化消费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决定》中关于培育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尤其是关于珠江两岸文化创意产业圈的论述也备受关注。对于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梁桂全特别指出,加强文化创意产业基地的发展,政府方面还要拥有足够的耐心。目前这个行业在中国依然没有成熟,人才的培养和吸引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广东的各级政府应该做的,就是利用制度改良产业发展的土壤,提供人才发挥的环境,慢慢地形成集聚作用,“任何急功近利的决定,都会是对文化产业发展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