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产经新闻 > 正文

 

经济观察:迪拜债务违约引发三大争辩


2009-12-7    来源:新华网  


    自称“日不落”企业的迪拜世界公司近日出现大规模债务违约。迪拜这个海湾“梦幻之都”也似乎突然景象凋零,日薄西山,全球金融市场随之猛烈震荡。对于正在走上复苏之途的世界经济而言,这只是个被放大的单一事件,还是又一个连锁性反应的开始?是一记及时的警钟,还是新的负担?迪拜模式的得失该如何看待?各界观点不一。

    争辩之一:迪拜风险大与小

    “世界金融体系现在已经更加强健,可以应对正在出现的问题,”英国首相布朗在迪拜出现债务危机后对媒体如是说。尽管市场风传英国各商业银行在迪拜债务危机中的风险敞口不小,近日各银行股价大跌,但布朗仍认为这只是一个小挫折,和不久前发生的金融危机远不能“等量齐观”。

    法国总理菲永也认为,海湾国家拥有足够资源以保证世界经济不会再次陷入金融危机。美国财政部则表示正在密切关注事态进展。

    同时,迪拜一些本地人士认为,外界过度夸大这一事件的影响,有些国际炒家借此题材发挥,从中牟利。迪拜经济学家艾哈迈德·赛义夫强调,迪拜并未彻底倒债,只是作6个月的延期安排。

    不过,仍有不少大型投资机构认为,虽然目前看全球各银行在迪拜世界公司债务上的风险头寸仅有120亿美元,迪拜整体债务水平也就在约800亿美元规模,但这一危机的“溢出”效应究竟有多大还有待观察。市场虽已作出明显反应,但由于海湾地区国家进入宰牲节,再加上全球部分市场假期和周末关闭等因素,这一风险源头地区的信息披露并不充分。

    美国银行的分析团队认为,最好的结果是这一事件仅限于迪拜商业领域,解决途径可能是阿联酋政府提供资金支持,或者出台一个对市场有利的债务重组方案。

    但美国银行强调,迪拜的问题也可能加重并引发“更大规模的主权债务违约”。彭博社援引的独立机构数据显示,目前迪拜的外债总额已经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03%。

    美国银行分析师贝诺特·安和丹尼尔·特奈高瑟指出:“没有人能排除出现‘尾部风险’发生的可能性”。这种风险爆发的几率虽小,但一旦爆发代价高昂,可能造成类似阿根廷和俄罗斯债务危机那样的影响,导致新兴经济体外部资金“断流”,新兴市场整体受到冲击。

    争辩之二:“迪拜愿景”得与失

    迪拜“日落”,使这块海湾热土近年的经济发展模式成为一个被审视的焦点。迪拜多年来通过吸纳外来投资、劳动力和游客,实现经济飞速发展。如今迪拜拥有傲视阿拉伯世界的旅游业、金融业和基础设施。

    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在他所著的《我的愿景》一书中表示,迪拜追求创新,期望建成世界经济中心,建议其他阿拉伯国家学习迪拜的成功模式。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阿拉伯世界,相对缺油的迪拜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发展道路。但迪拜债务问题说明其资产泡沫严重,繁荣景象不过是一盘沙堡,难抵侵蚀。由于经济倚重房地产业和外国投资,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资产缩水,外资抽逃,迪拜最终出现流动性问题。

    美国资本经济咨询公司发表的最新报告认为,迪拜的问题不是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开始,而是全球资产泡沫破灭的“迟到后果”。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迪拜多年来凭借自身地理优势,有效促进了经济发展,其模式仍值得肯定。常驻迪拜的商业分析师易卜拉欣·哈亚特指出,迪拜经济仍在转型中,波动难免,不宜苛责。

    研究海湾地区经济的丹麦学者马丁·维特指出,迪拜的制度安排和企业官方背景意味着政府会迅速采取行动,弥补漏洞,现在远未到看衰迪拜之时。

    争辩之三:经济复苏正与偏

    在部分专家看来,迪拜事件引发的资产价格下挫,是对今年以来持续高热的股市等市场的必要修正。这对于世界经济复苏而言,更是及时的“警报”。

    美国最大债券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埃尔-艾里安说:“尽管最近数周很多人意识到,市场估值同经济运行及企业运营实际情况的偏离越来越大,但很少有人愿意减仓。”他认为,迪拜事件是一剂催化药,使依赖流动性而不是基本面支持的风险资产市场迎来久违的调整。

    全球低利率和流动性充沛的金融环境为抵御危机、抑制衰退提供了条件,同时也埋下新的风险种子。一些在危机中表现尚好的国家和地区吸引了大量资金,导致新的资产价格泡沫生成,财务杠杆率回弹。

    迪拜债务违约事件的发生,客观上为部分虚热的市场和领域降了温。坦普尔顿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经理马克·默比乌斯认为,受迪拜债务问题影响,新兴经济体股市总体市值未来“很可能”缩水20%。

    当然,也有观察家认为,迪拜风险的爆发对部分行业会产生不利影响,为世界经济复苏带来变数。美国银行的分析也谈到,如果新兴市场发生大范围“传染”,世界经济复苏可能“倒退一大步”。

    由于迪拜经济中商业地产比重较大,风险爆发可能对全球相关行业带来明显压力。美国罗克代尔证券公司分析师理查德·伯乌认为:“迪拜可能低价出售优质地产项目,这将拉低所有商业地产的价值。”还有行业人士强调,迪拜事件对地产行业带来的心理压力可能是更加不利的因素。德意志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迪拜的房价相比去年的高点已经折损一半左右。

    还有市场人士推测,迪拜债务风险爆发还与较高的财务杠杆率相关,这使得银行业的风险问题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焦点。尽管目前全球各金融机构在此问题上的风险披露尚不充分,但市场风险溢价上升已经是事实。这将推高市场利率,导致银行惜贷的风气重来,从而增加整个经济复苏的成本。

    鲁比尼全球经济咨询公司市场调查和战略部门负责人阿尔纳布·达斯指出,迪拜债务问题表明,尽管全球主要银行趋于稳定,但过度杠杆化并未完全解决,资产负债表的平衡问题仍需关注。世界经济正迈上复苏之途,但前方仍存在重大挑战。